文旦木

不腐会死何弃疗~死肥宅一个,深躺在动漫和游戏两个大坑里

【最吉】结婚吧,最王!

首先,非常感谢阿蕙君太太愿意把众人办婚礼和偷换掉婚纱的梗借给我!! @阿蕙君 太太我爱您!这个梗出自太太的佐三《引力》http://294719486.lofter.com/post/2c6fed_b8ea430
写出来很久了,一直没脸放出来,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有bug有ooc

正文开始

    “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结婚了。”百田坐在教堂中厚重的纯木椅上有点难以置信的念叨,看着最原紧张地在教坛和神父面前打理本就端端正正的领结。那位平日穿着正装奔波于各个案发现场的大侦探换上了黑色的燕尾礼服,还在领口打了婚礼专用的蝴蝶结。
    才囚学院的同班同学也借着这次婚礼再聚齐了一次,原超高校级的各位精英们在各个领域拔尖的技能在这场小小的婚礼中也尽数施展出来。
    安吉负责设计会场、天海搜罗世界各地的食材、东条为新人们制作了豪华的婚宴、赤松跨越专业领域触类旁通了管风琴的演奏方法、美兔制造了全方位拍摄仪器,准备没有一丝遗漏记录婚礼现场、kibo也时刻发挥拍立得功能记录同学们甜蜜的一刻……
    “嘿嘿嘿!我都等不及看最原君的表情了!”
    “呜呜,王马君刚刚的眼神有点可怕。”
    就在婚礼快要开始时,白银拉着昆太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迎着众人关切的目光胸有成竹的点了点头:“放心!一切OK!”
    “哈哈哈!靠你了Kibo,一定不要错过王马那精彩的一幕啊!”
    最原看着大家奇怪的样子,大概猜到他们做了些什么,无奈地笑了笑却也生出些许期待来。
    “终一君!叔叔可真替你高兴!”最原的不靠谱的侦探叔叔也作为男方证婚人来到了婚礼现场,虽然全场除了神父就是他年龄最大,但这个至今未婚的中年人似乎比结婚正主还激动与紧张。
    终于,婚礼正式开始,在赤松演奏的《婚礼进行曲》中,教堂沉重的木门缓缓打开,一个身影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温暖的黄色光线从他背后打来,为他镶上一圈庄严又美丽的光晕。在大家的注视下,王马捧着白色的玫瑰捧花缓缓走向最原,这个捧花是王马特意准备的,因此比正常的捧花要大整整两圈,还外罩着几层轻柔的薄纱。在他身后跟着一个穿白色纱裙梳着双马尾的女孩,手里捧着的是装着对戒的丝绒小盒,看来是作为“娘家人”代表的另一方证婚人了。而王马自己则身着白色收腰西装,紫色的内衬和黑白格子领带非常完美的展示出个人风格,显得他可爱又不失英俊。
    等等,西装???众人把疑惑的目光投向白银和昆太,明明说好的不是这样啊?
    “咦?我给你做的婚纱呢!”满脸期待的白银在看清王马的着装后一蹦三尺高,“那可是我花了1个月手工缝制的!”
    “不好意思啊白银酱,我把它丢掉了。”王马笑嘻嘻地表情让白银看了只想揍上一拳。
    “不可能啊!我和昆太一直盯着的,这中间只有5分钟你怎么可能换完衣服!”
    “呢嘻嘻~因为我有帮手啊!不请帮手的婚礼岂不是非常无聊嘛!”王马抬手潇洒地打了个响指,“都出来吧!”瞬间,原本空无一人的另一方家属席上出现了一群衣着奇怪的人,他们穿着白色的拘束服,脸上带着滑稽的小丑面具,所有人一起举着一块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DICE倒闭!最原你还我们总统!”。
    “谁允许你们搞事情的!”
    DICE众看到自家总统似乎真的生气了,赶紧把牌子翻到了背面,上面也是几个大字,“祝总统新婚快乐!”气氛这才正常了些。
    经过一番波折后,婚礼继续进行,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写满了祝福。
    最原看着王马踩着红地毯缓缓向自己走来,心里充满了奇妙又甜蜜的感觉。在求婚之前,他已经预想过无数被王马拒绝或是耍得团团转的场景,毕竟对方可是个满口谎言的大骗子,做出相守一生的承诺不是他的风格。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当自己单膝跪地举着红玫瑰和满天星说出:“王马君,请跟我结婚吧!”时,对方瞪大了眼睛盯着花束,泪水无声地划过脸颊。
    “好。”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最原终于听到了王马的回答,他怀疑自己听错了甚至觉得自己在做梦,但理智告诉他这一都是真实绝非谎言。他激动地站起身擦掉了王马脸上的泪水,笨拙地为他带上求婚戒指。
    而现在,他盯着越来越近的王马,内心因期待和喜悦雀跃不已:这是我和王马君的婚礼,我们真的要成为一家人了!王马看见最原的样子,悄悄比了个“像个傻瓜一样”的口型,却不知道自己的表情跟最原其实一模一样。
    终于,王马走到了教坛前,他们互相注视着对方,眼底全是甜蜜的笑意。
    “咳咳!”神父清了清嗓子,提醒面前的准夫夫们宣誓即将开始,“最原终一先生,无论贫困或是富裕、健康还是疾病,你是否愿意对王马小吉先生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爱护他,直至死亡?”
    “我愿意。”最原的声音充满坚定,在同窗好友和亲人面前对王马许下今生不变的誓言。
    “王马小吉先生,无论贫困或是富裕、健康还是疾病,你是否愿意对最原终一先生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爱护他,直至死亡?”
    “我愿意。”王马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庄重,从此以后,他生命中的那30%将永远包括这句真实的分量。
    “我宣布你们正式结为夫夫,请双方交换戒指。”在一片欢呼和口哨声中,最远牵起王马的左手,将刻着两人名字缩写的戒指套进他的无名指中,随后上面虔诚地落下一吻。王马把捧花轻轻地交给身后的证婚人,接过她递来的戒指,也捧起最原的左手将象征着婚姻的白金圆环轻轻推进最原的无名指中。他低下的眉眼中没有半点虚假的谎言,尽是真挚的温柔与幸福,勾起的嘴角也全是满足和爱意。
    “你可以亲吻你的爱人了。”并没有等神父说完,王马就踮起脚吻上了最原的嘴唇。最原也没有犹豫,将王马搂入怀中。
    祝福的掌声充满整个教堂,当然其中也包括“呜呜呜呜呜~总统终究还是嫁人了!”的怨念声“呜呜呜呜呜~终一君终于结婚了!”和最该结婚却仍在操心侄子的笨蛋叔叔的欣慰哭声。
    一吻终了,王马从自己的手下兼证婚人手里接过白玫瑰捧花,冲着下面喊道:“非常谢谢大家的祝福!那么接下来,就是各位期待地心跳时间啦!接到我的捧花的人将成为下一个新娘哦!”
    “抱歉啊王马君,我坐在管风琴前面接不到你的捧花啦。”
    “噫!男死的捧花转子才不会要呢!”
    “余又不是小孩子,是不会相信那种无聊的谎话的。”
    “谢谢你的好意王马君,但在完成所有委托之前我是不会考虑个人私事的。”
    “呢哈哈~在安吉的村子里,要结婚得接到神大人的麻糬哦,不需要捧花。”
    “为什么会掉下来麻糬呢?以及虽然接捧花是动漫和同人里的固定剧情,但我多少也看腻啦。”
    “哈哈哈哈,活该你个死骗子,捧花都扔不出去!本大人也不会要的!”
    “不需要。”
    “呜呜呜呜总统你都嫁出去了我们还结什么婚啊!”
    听到大家纷纷拒绝,最原无奈的笑了起来,摸了摸看起来被打击到的王马的脑袋。王马脸上充满所有人都知道是装出来的伤心,说到:“好吧,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要的话,就只能送给所有人啦!”说完,他把捧花大力向空中抛去,对武器敏感的春川魔姬听到了疑似炸弹爆炸前的微弱地“嘀嘀”声。
    还没来得及提醒大家小心,爆炸声就在所有人头上响起,捧花在空中炸裂开来,或残缺或完好的白色花瓣和彩带拉花以及无数金色的粉末从天而降洒在每一个人的身上。而捧花外面裹着的纱巾也在捧花解体中现出原形,那是一条纯白的新娘头纱。众多下落的庆祝彩带打消了超高校级暗杀者的警戒心,而洁白的纱巾也正是这个时候落在了她的头上。
    “啊——”目睹一切的百田一瞬间呆住了,他看见顶着头纱的春川不由自主地开始想象她穿起婚纱的样子。
    “你看到了?!”她的眼神充满危险,但脸颊却不由自主地染上一片绯红,赶紧将头纱扯了下来,“你想找死吗!”
    “啊??啊?哦!我什么都没看到!”百田慌慌张张解释,一股欲盖弥彰的感觉。
    “这个是你计划好的吧……”最原觉得心绞痛好像又要犯了,哪有人会在自己的婚礼上搞事情的!不过他又觉得很开心,毕竟这才是王马君,他不希望王马因为与自己结合而特意改变什么。他喜欢这样能带给自己无穷无尽的惊喜(吓?)的王马,这才是他们一起生活的味道。
    “呢嘻嘻~没错!”王马笑嘻嘻地看着最原,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不过这句是在撒谎哟!”
    他们的婚礼在一片混乱中结束了,但他们的生活却在一片欢乐中拉开帷幕。
    END...?

为什么是END...?呢!因为如果大家喜欢这篇,后续就是喜闻乐见的新婚之夜嘿嘿嘿了wwwww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