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旦木

不腐会死何弃疗~死肥宅一个,深躺在动漫和游戏两个大坑里

【最吉】银河铁道之夜

银河铁道之夜趴,看过宫泽贤治老爷子原作的,都知道这会是个什么样的故事 ;-)
文中有R18描写,但是跳过也不影响阅读
自割腿肉,写的很烂,拒绝殴打作者
感谢草爹给我的支持,但是写完自己还是没眼看
以及~求评论求勾搭

正文开始

     那场地狱和噩梦般的互相杀戮游戏已经结束好几年了,曾经红遍全世界的弹丸论破也被新生游戏所取代,逐渐被人们遗忘,就连游戏中的生还者们也各自有了新的生活。暴力的时间治愈师用砂纸磨平了他们心中的伤口,不顾个人意愿将痛苦、思念、感动甚至从那里得到的信念一视同仁地一点点抹灭。如果有人偶尔想起那场绝望的经历,除了一些模糊的记忆和对自己重要的人以外,无法再回忆起更多的细节。

     最原在路过五彩斑斓的商业街时才想起来,今天是圣诞节。尽管现在人们已经不怎么信仰神灵,但这不妨碍他们以神诞生为名义进行欢庆和享乐。无数情侣手牵手进出于圣诞大促销的各个商店之间,人们三三两两地聚集着,脸上洋溢着的,是毫无疑问的幸福的表情。

     “真是一个平和的世界呢。”他看着眼前的景象忍不住向上扯了扯围巾,遮住了一个苦涩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情侣,他突然想起一个人,让自己最后也捉摸不透的恋人——王马小吉。说是恋人,也不过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他不确定王马“你一生也无法忘记我了”这句话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感情,也不知道王马伸来的手到底代表着什么意义。最原呵了口气温暖着快被冷风冻僵的手指,悲哀的发现自己连那个人那时手掌的温度都已经记不起来了。

     想到这,他有些烦躁,只觉得周围的喧闹声吵得要命,便加快步伐,把热闹的商业街远远甩到身后,向着自己的侦探事务所兼暂且称为家的住处走去。嘈杂的声音渐渐变小,一切回归安静,毕竟除了脑袋发热的年轻人外,没有人会愿意在寒冷的冬夜外出闲逛。他也乐意享受这难得的清净,走得累了,便在街心公园的自动贩卖机买了杯热咖啡,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慢慢嘬饮着。

     今晚的月色非常明亮,皎洁的银白色月光柔柔地洒在公园里,盯着久了便产生一种如积水般空明的感觉。突然,一阵风吹过,平静的银色水面荡起层层涟漪,整个世界仿佛被水淹没,而波浪之下,静静地躺着一条老旧的铁轨,好像它本来就存在于那里一样。最原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惊讶地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最近一直忙于案子而精神恍惚了。然而接下来的事情更加出乎他的意料,一辆老式夜行轻便火车呜呜尖叫着,卷携着大量白色的蒸汽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银河火车站到了,银河火车站到了!你在发什么呆?快上车啦,最原酱!”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这声音让最原感觉咽喉像是被紧紧攥住一样,呼吸一滞。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是他,因为他明明已经……

     在明知他的死亡是既定事实的情况下,最原还是怀着一丝希望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那是一位身着列车员服饰的矮个子少年:四处乱翘的挑染发尾,瑰丽的紫色眼眸,活泼的眼神和狡黠的笑容,除了身上的着装不同——面前这人与王马小吉一模一样。

     “王马君……”最原难以置信,喃喃地呼唤着这个名字,“你怎么会在这里!”

     “呢嘻嘻,当然是来接最原酱去天国的啦!”王马蹦蹦跳跳地跑向最原,不由分说地抓住他的手腕,拉上了车。

       红色的车门一在两人身后合上,火车就哐哧哐哧地开动起来。等他反应过来,面前的王马不知何时已经换回了熟悉的衣服,如此一来,面前这个人就与他记忆中的毫无差别了。

       “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最原喃喃自语,轻轻地抚摸上了王马的脸颊。如果是现实,突然出现的铁路、火车和已经死去的王马君该怎么解释?如果是梦境,为什么手中的触感却如此真实,让他不住地眷恋掌中的温度?

  “这里当然是……”王马难得露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回握住最原摸着自己脸颊的手,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我才不告诉你呢~”

  “诶!?”答案与王马表情产生的巨大反差让万万没想到的最原发出了惊讶地感叹。

     面前这个小骗子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的骗局又一次得逞,拉着最原走进车厢:“最原酱可是原·超高校级的侦探哦!这种事情应该自己去推理啦,从我这里剧透就没意思了。”说完便挑了个靠窗的座位,一屁股坐在蓝色天鹅绒的座椅上,并示意最原在自己对面坐下。

     看着这样的王马,最原半是头疼半是欣喜。

     太好了,这果然是王马君,不是冰冷的冲压机下的尸体,而是温暖的充满生命力的王马君。他紧紧地盯着面前的人,感觉自那场噩梦后便沉睡的心脏又开始跳动起来,一下又一下,在胸腔鼓动着。

     感受到最原的视线,扭头看着窗外风景的王马转回了头,不满地撅起了嘴:“真是的!最原酱真是不解风情,浪费窗外的银河美景。”

     “银河?”最原惊讶地看向窗外,入眼的是一片深邃的青黛色夜空,如同一块幕布无边无际地向远方延伸出去。紫色、蓝色、灿金色、白色……无数闪耀的光点点缀其上,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整个空中,随着奔驰的列车一起流淌。乍一瞧,他只觉得那万顷琉璃是悬浮在这幕布之上,仔细看过去,才发现清澈的天河水正泛着波浪,卷携着彩色的粼光滚滚奔流。他们居然真的乘着火车,在太空中的银河里飞驰。

     “这真是……”震惊于眼前的景色,最原说不出半点赞美之词。天河水的岸边还有大片大片的银色的芒草,随着微风起起伏伏,婀娜地摇曳着。

     “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美丽呢!”王马替最原发出赞叹,趴在打开的车窗上,开心地望着这稀世奇观,脸上带着的是孩童一般不设防的笑容。最原见过王马的各种笑容,嘲讽的、虚情假意的、狡猾的甚至是学级裁判后疯狂的带有恶意的,这种干净纯粹的笑容还是第一次见。他感觉自己真是疯了,明明感觉面前的全部都是谎言,却一点也不想打破这一切,也什么都不想思考。

     想着王马君在自己身边,不就足够了吗?这就是现实,不是吗?

     火车继续奔驰在星光原野上,穿过五彩斑斓的雾霭前进着。突然,车厢里豁然明亮起来,两人的目光被一座银色的沐浴在星光中的岛屿吸引了过去。无数雪白的发着光的鸟儿在岛屿上方飞翔,像亮晶晶的灯盏,它们盘旋飞舞着,同时发出清脆悦耳的鸣叫声。白色的灯柱和绿色的信号灯在窗外交替闪过,列车渐渐放慢速度,不一会儿,便在一排排温馨的灯光指引下驶入车站,缓缓地停在了站台的大钟下面。

     “停车1个小时,请自由游览。”钟表下方显示出指示文字。

     王马兴奋地拉着最原冲出车门,“咱们下去看看吧!”

     “呜啊!慢、慢点跑啦王马君!”最原被王马带着一口气跑过空无一人的检票口,来到一个环绕着水晶银杏树的广场上,一条宽广的大道从这里通向银河的青光之中。王马放慢了脚步,两人就这么手拉着手顺着这条路向前走去。

       没走几步,便来到一片幽美的河岸,晶莹透明的白色细沙从他们脚下延伸,直到布满大块钻石与露水的河床。他们十指相扣,并肩漫步其上,看着星光、岛屿、飞鸟……

       “最原酱!”突然,王马停下脚步轻轻地叫了他一声,“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忘了我?”

       看着他已经洞悉一切的双眼,最原知道说谎也没有意义,承认道:“抱歉,我的确尝试过忘记你,忘记大家,忘记那个游戏。”本以为王马会哭着说出“哇啊啊——好过分啊!连最原酱都忘了我们,我们要被世界遗忘了!”这样的话,但他就这么静静地听着,用眼神示意最原继续讲下去。

       “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最原也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只要我还是最原终一,就要背负着大家死亡,带着追逐真实的信念活下去。”说到这儿,他顿了顿,用一种更温柔的目光看着王马,“最关键的是,我还发现我不想忘记你。”在游戏结束后,最原也试着麻痹痛苦回归普通的生活,期间的确交过几个女朋友,但无一例外,每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意识到自己的内心这辈子恐怕都要被这个骗子,被他的谎言牢牢占据了。

       “呢嘻嘻~”王马开心地笑了,”当然啦,我不是说过'你已经一生也无法忘记我了'吗。”说完,他踮起脚轻轻地吻上了最原的嘴唇。最原也低下头,如同对待珍宝一样虔诚地回吻。

接下来有R18剧情,戳这里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