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旦木

不腐会死何弃疗~死肥宅一个,深躺在动漫和游戏两个大坑里

果然你的字就是很好看啊!!!!

转载自:茶狐泡泡

【最吉】结婚吧,最王!

首先,非常感谢阿蕙君太太愿意把众人办婚礼和偷换掉婚纱的梗借给我!! @阿蕙君 太太我爱您!这个梗出自太太的佐三《引力》http://294719486.lofter.com/post/2c6fed_b8ea430
写出来很久了,一直没脸放出来,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有bug有ooc

正文开始

    “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结婚了。”百田坐在教堂中厚重的纯木椅上有点难以置信的念叨,看着最原紧张地在教坛和神父面前打理本就端端正正的领结。那位平日穿着正装奔波于各个案发现场的大侦探换上了黑色的燕尾礼服,还在领口打了婚礼专用的蝴蝶结。
    才囚学院的同班同学也借着这次婚礼再聚齐了一次,原超高校级的各位精英们在各个领域拔尖的技能在这场小小的婚礼中也尽数施展出来。
    安吉负责设计会场、天海搜罗世界各地的食材、东条为新人们制作了豪华的婚宴、赤松跨越专业领域触类旁通了管风琴的演奏方法、美兔制造了全方位拍摄仪器,准备没有一丝遗漏记录婚礼现场、kibo也时刻发挥拍立得功能记录同学们甜蜜的一刻……
    “嘿嘿嘿!我都等不及看最原君的表情了!”
    “呜呜,王马君刚刚的眼神有点可怕。”
    就在婚礼快要开始时,白银拉着昆太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迎着众人关切的目光胸有成竹的点了点头:“放心!一切OK!”
    “哈哈哈!靠你了Kibo,一定不要错过王马那精彩的一幕啊!”
    最原看着大家奇怪的样子,大概猜到他们做了些什么,无奈地笑了笑却也生出些许期待来。
    “终一君!叔叔可真替你高兴!”最原的不靠谱的侦探叔叔也作为男方证婚人来到了婚礼现场,虽然全场除了神父就是他年龄最大,但这个至今未婚的中年人似乎比结婚正主还激动与紧张。
    终于,婚礼正式开始,在赤松演奏的《婚礼进行曲》中,教堂沉重的木门缓缓打开,一个身影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温暖的黄色光线从他背后打来,为他镶上一圈庄严又美丽的光晕。在大家的注视下,王马捧着白色的玫瑰捧花缓缓走向最原,这个捧花是王马特意准备的,因此比正常的捧花要大整整两圈,还外罩着几层轻柔的薄纱。在他身后跟着一个穿白色纱裙梳着双马尾的女孩,手里捧着的是装着对戒的丝绒小盒,看来是作为“娘家人”代表的另一方证婚人了。而王马自己则身着白色收腰西装,紫色的内衬和黑白格子领带非常完美的展示出个人风格,显得他可爱又不失英俊。
    等等,西装???众人把疑惑的目光投向白银和昆太,明明说好的不是这样啊?
    “咦?我给你做的婚纱呢!”满脸期待的白银在看清王马的着装后一蹦三尺高,“那可是我花了1个月手工缝制的!”
    “不好意思啊白银酱,我把它丢掉了。”王马笑嘻嘻地表情让白银看了只想揍上一拳。
    “不可能啊!我和昆太一直盯着的,这中间只有5分钟你怎么可能换完衣服!”
    “呢嘻嘻~因为我有帮手啊!不请帮手的婚礼岂不是非常无聊嘛!”王马抬手潇洒地打了个响指,“都出来吧!”瞬间,原本空无一人的另一方家属席上出现了一群衣着奇怪的人,他们穿着白色的拘束服,脸上带着滑稽的小丑面具,所有人一起举着一块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DICE倒闭!最原你还我们总统!”。
    “谁允许你们搞事情的!”
    DICE众看到自家总统似乎真的生气了,赶紧把牌子翻到了背面,上面也是几个大字,“祝总统新婚快乐!”气氛这才正常了些。
    经过一番波折后,婚礼继续进行,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写满了祝福。
    最原看着王马踩着红地毯缓缓向自己走来,心里充满了奇妙又甜蜜的感觉。在求婚之前,他已经预想过无数被王马拒绝或是耍得团团转的场景,毕竟对方可是个满口谎言的大骗子,做出相守一生的承诺不是他的风格。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当自己单膝跪地举着红玫瑰和满天星说出:“王马君,请跟我结婚吧!”时,对方瞪大了眼睛盯着花束,泪水无声地划过脸颊。
    “好。”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最原终于听到了王马的回答,他怀疑自己听错了甚至觉得自己在做梦,但理智告诉他这一都是真实绝非谎言。他激动地站起身擦掉了王马脸上的泪水,笨拙地为他带上求婚戒指。
    而现在,他盯着越来越近的王马,内心因期待和喜悦雀跃不已:这是我和王马君的婚礼,我们真的要成为一家人了!王马看见最原的样子,悄悄比了个“像个傻瓜一样”的口型,却不知道自己的表情跟最原其实一模一样。
    终于,王马走到了教坛前,他们互相注视着对方,眼底全是甜蜜的笑意。
    “咳咳!”神父清了清嗓子,提醒面前的准夫夫们宣誓即将开始,“最原终一先生,无论贫困或是富裕、健康还是疾病,你是否愿意对王马小吉先生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爱护他,直至死亡?”
    “我愿意。”最原的声音充满坚定,在同窗好友和亲人面前对王马许下今生不变的誓言。
    “王马小吉先生,无论贫困或是富裕、健康还是疾病,你是否愿意对最原终一先生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爱护他,直至死亡?”
    “我愿意。”王马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庄重,从此以后,他生命中的那30%将永远包括这句真实的分量。
    “我宣布你们正式结为夫夫,请双方交换戒指。”在一片欢呼和口哨声中,最远牵起王马的左手,将刻着两人名字缩写的戒指套进他的无名指中,随后上面虔诚地落下一吻。王马把捧花轻轻地交给身后的证婚人,接过她递来的戒指,也捧起最原的左手将象征着婚姻的白金圆环轻轻推进最原的无名指中。他低下的眉眼中没有半点虚假的谎言,尽是真挚的温柔与幸福,勾起的嘴角也全是满足和爱意。
    “你可以亲吻你的爱人了。”并没有等神父说完,王马就踮起脚吻上了最原的嘴唇。最原也没有犹豫,将王马搂入怀中。
    祝福的掌声充满整个教堂,当然其中也包括“呜呜呜呜呜~总统终究还是嫁人了!”的怨念声“呜呜呜呜呜~终一君终于结婚了!”和最该结婚却仍在操心侄子的笨蛋叔叔的欣慰哭声。
    一吻终了,王马从自己的手下兼证婚人手里接过白玫瑰捧花,冲着下面喊道:“非常谢谢大家的祝福!那么接下来,就是各位期待地心跳时间啦!接到我的捧花的人将成为下一个新娘哦!”
    “抱歉啊王马君,我坐在管风琴前面接不到你的捧花啦。”
    “噫!男死的捧花转子才不会要呢!”
    “余又不是小孩子,是不会相信那种无聊的谎话的。”
    “谢谢你的好意王马君,但在完成所有委托之前我是不会考虑个人私事的。”
    “呢哈哈~在安吉的村子里,要结婚得接到神大人的麻糬哦,不需要捧花。”
    “为什么会掉下来麻糬呢?以及虽然接捧花是动漫和同人里的固定剧情,但我多少也看腻啦。”
    “哈哈哈哈,活该你个死骗子,捧花都扔不出去!本大人也不会要的!”
    “不需要。”
    “呜呜呜呜总统你都嫁出去了我们还结什么婚啊!”
    听到大家纷纷拒绝,最原无奈的笑了起来,摸了摸看起来被打击到的王马的脑袋。王马脸上充满所有人都知道是装出来的伤心,说到:“好吧,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要的话,就只能送给所有人啦!”说完,他把捧花大力向空中抛去,对武器敏感的春川魔姬听到了疑似炸弹爆炸前的微弱地“嘀嘀”声。
    还没来得及提醒大家小心,爆炸声就在所有人头上响起,捧花在空中炸裂开来,或残缺或完好的白色花瓣和彩带拉花以及无数金色的粉末从天而降洒在每一个人的身上。而捧花外面裹着的纱巾也在捧花解体中现出原形,那是一条纯白的新娘头纱。众多下落的庆祝彩带打消了超高校级暗杀者的警戒心,而洁白的纱巾也正是这个时候落在了她的头上。
    “啊——”目睹一切的百田一瞬间呆住了,他看见顶着头纱的春川不由自主地开始想象她穿起婚纱的样子。
    “你看到了?!”她的眼神充满危险,但脸颊却不由自主地染上一片绯红,赶紧将头纱扯了下来,“你想找死吗!”
    “啊??啊?哦!我什么都没看到!”百田慌慌张张解释,一股欲盖弥彰的感觉。
    “这个是你计划好的吧……”最原觉得心绞痛好像又要犯了,哪有人会在自己的婚礼上搞事情的!不过他又觉得很开心,毕竟这才是王马君,他不希望王马因为与自己结合而特意改变什么。他喜欢这样能带给自己无穷无尽的惊喜(吓?)的王马,这才是他们一起生活的味道。
    “呢嘻嘻~没错!”王马笑嘻嘻地看着最原,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不过这句是在撒谎哟!”
    他们的婚礼在一片混乱中结束了,但他们的生活却在一片欢乐中拉开帷幕。
    END...?

为什么是END...?呢!因为如果大家喜欢这篇,后续就是喜闻乐见的新婚之夜嘿嘿嘿了wwwww

【最吉】胖次里面的惊喜

这是个跳|||蛋play的纯车!很久很久以前某只滚想看的,写出来顺便发泄被考试压抑的罪恶欲望wwwww

正文开始

    最原刚一进屋就被王马拉到床上,许久没见的恋人们贪婪地亲吻着彼此,用原始的肌肤相亲诉说这一个月分别的思念。一吻终了,最原红着脸问道:“王马君,你说要给我的惊喜是什么?”

    “就是这个啦最原酱~锵锵锵锵!很棒吧!”

剩下的,戳这里

【最吉】银河铁道之夜

银河铁道之夜趴,看过宫泽贤治老爷子原作的,都知道这会是个什么样的故事 ;-)
文中有R18描写,但是跳过也不影响阅读
自割腿肉,写的很烂,拒绝殴打作者
感谢草爹给我的支持,但是写完自己还是没眼看
以及~求评论求勾搭

正文开始

     那场地狱和噩梦般的互相杀戮游戏已经结束好几年了,曾经红遍全世界的弹丸论破也被新生游戏所取代,逐渐被人们遗忘,就连游戏中的生还者们也各自有了新的生活。暴力的时间治愈师用砂纸磨平了他们心中的伤口,不顾个人意愿将痛苦、思念、感动甚至从那里得到的信念一视同仁地一点点抹灭。如果有人偶尔想起那场绝望的经历,除了一些模糊的记忆和对自己重要的人以外,无法再回忆起更多的细节。

     最原在路过五彩斑斓的商业街时才想起来,今天是圣诞节。尽管现在人们已经不怎么信仰神灵,但这不妨碍他们以神诞生为名义进行欢庆和享乐。无数情侣手牵手进出于圣诞大促销的各个商店之间,人们三三两两地聚集着,脸上洋溢着的,是毫无疑问的幸福的表情。

     “真是一个平和的世界呢。”他看着眼前的景象忍不住向上扯了扯围巾,遮住了一个苦涩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情侣,他突然想起一个人,让自己最后也捉摸不透的恋人——王马小吉。说是恋人,也不过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他不确定王马“你一生也无法忘记我了”这句话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感情,也不知道王马伸来的手到底代表着什么意义。最原呵了口气温暖着快被冷风冻僵的手指,悲哀的发现自己连那个人那时手掌的温度都已经记不起来了。

     想到这,他有些烦躁,只觉得周围的喧闹声吵得要命,便加快步伐,把热闹的商业街远远甩到身后,向着自己的侦探事务所兼暂且称为家的住处走去。嘈杂的声音渐渐变小,一切回归安静,毕竟除了脑袋发热的年轻人外,没有人会愿意在寒冷的冬夜外出闲逛。他也乐意享受这难得的清净,走得累了,便在街心公园的自动贩卖机买了杯热咖啡,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慢慢嘬饮着。

     今晚的月色非常明亮,皎洁的银白色月光柔柔地洒在公园里,盯着久了便产生一种如积水般空明的感觉。突然,一阵风吹过,平静的银色水面荡起层层涟漪,整个世界仿佛被水淹没,而波浪之下,静静地躺着一条老旧的铁轨,好像它本来就存在于那里一样。最原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惊讶地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最近一直忙于案子而精神恍惚了。然而接下来的事情更加出乎他的意料,一辆老式夜行轻便火车呜呜尖叫着,卷携着大量白色的蒸汽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银河火车站到了,银河火车站到了!你在发什么呆?快上车啦,最原酱!”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这声音让最原感觉咽喉像是被紧紧攥住一样,呼吸一滞。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是他,因为他明明已经……

     在明知他的死亡是既定事实的情况下,最原还是怀着一丝希望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那是一位身着列车员服饰的矮个子少年:四处乱翘的挑染发尾,瑰丽的紫色眼眸,活泼的眼神和狡黠的笑容,除了身上的着装不同——面前这人与王马小吉一模一样。

     “王马君……”最原难以置信,喃喃地呼唤着这个名字,“你怎么会在这里!”

     “呢嘻嘻,当然是来接最原酱去天国的啦!”王马蹦蹦跳跳地跑向最原,不由分说地抓住他的手腕,拉上了车。

       红色的车门一在两人身后合上,火车就哐哧哐哧地开动起来。等他反应过来,面前的王马不知何时已经换回了熟悉的衣服,如此一来,面前这个人就与他记忆中的毫无差别了。

       “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最原喃喃自语,轻轻地抚摸上了王马的脸颊。如果是现实,突然出现的铁路、火车和已经死去的王马君该怎么解释?如果是梦境,为什么手中的触感却如此真实,让他不住地眷恋掌中的温度?

  “这里当然是……”王马难得露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回握住最原摸着自己脸颊的手,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我才不告诉你呢~”

  “诶!?”答案与王马表情产生的巨大反差让万万没想到的最原发出了惊讶地感叹。

     面前这个小骗子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的骗局又一次得逞,拉着最原走进车厢:“最原酱可是原·超高校级的侦探哦!这种事情应该自己去推理啦,从我这里剧透就没意思了。”说完便挑了个靠窗的座位,一屁股坐在蓝色天鹅绒的座椅上,并示意最原在自己对面坐下。

     看着这样的王马,最原半是头疼半是欣喜。

     太好了,这果然是王马君,不是冰冷的冲压机下的尸体,而是温暖的充满生命力的王马君。他紧紧地盯着面前的人,感觉自那场噩梦后便沉睡的心脏又开始跳动起来,一下又一下,在胸腔鼓动着。

     感受到最原的视线,扭头看着窗外风景的王马转回了头,不满地撅起了嘴:“真是的!最原酱真是不解风情,浪费窗外的银河美景。”

     “银河?”最原惊讶地看向窗外,入眼的是一片深邃的青黛色夜空,如同一块幕布无边无际地向远方延伸出去。紫色、蓝色、灿金色、白色……无数闪耀的光点点缀其上,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整个空中,随着奔驰的列车一起流淌。乍一瞧,他只觉得那万顷琉璃是悬浮在这幕布之上,仔细看过去,才发现清澈的天河水正泛着波浪,卷携着彩色的粼光滚滚奔流。他们居然真的乘着火车,在太空中的银河里飞驰。

     “这真是……”震惊于眼前的景色,最原说不出半点赞美之词。天河水的岸边还有大片大片的银色的芒草,随着微风起起伏伏,婀娜地摇曳着。

     “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美丽呢!”王马替最原发出赞叹,趴在打开的车窗上,开心地望着这稀世奇观,脸上带着的是孩童一般不设防的笑容。最原见过王马的各种笑容,嘲讽的、虚情假意的、狡猾的甚至是学级裁判后疯狂的带有恶意的,这种干净纯粹的笑容还是第一次见。他感觉自己真是疯了,明明感觉面前的全部都是谎言,却一点也不想打破这一切,也什么都不想思考。

     想着王马君在自己身边,不就足够了吗?这就是现实,不是吗?

     火车继续奔驰在星光原野上,穿过五彩斑斓的雾霭前进着。突然,车厢里豁然明亮起来,两人的目光被一座银色的沐浴在星光中的岛屿吸引了过去。无数雪白的发着光的鸟儿在岛屿上方飞翔,像亮晶晶的灯盏,它们盘旋飞舞着,同时发出清脆悦耳的鸣叫声。白色的灯柱和绿色的信号灯在窗外交替闪过,列车渐渐放慢速度,不一会儿,便在一排排温馨的灯光指引下驶入车站,缓缓地停在了站台的大钟下面。

     “停车1个小时,请自由游览。”钟表下方显示出指示文字。

     王马兴奋地拉着最原冲出车门,“咱们下去看看吧!”

     “呜啊!慢、慢点跑啦王马君!”最原被王马带着一口气跑过空无一人的检票口,来到一个环绕着水晶银杏树的广场上,一条宽广的大道从这里通向银河的青光之中。王马放慢了脚步,两人就这么手拉着手顺着这条路向前走去。

       没走几步,便来到一片幽美的河岸,晶莹透明的白色细沙从他们脚下延伸,直到布满大块钻石与露水的河床。他们十指相扣,并肩漫步其上,看着星光、岛屿、飞鸟……

       “最原酱!”突然,王马停下脚步轻轻地叫了他一声,“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忘了我?”

       看着他已经洞悉一切的双眼,最原知道说谎也没有意义,承认道:“抱歉,我的确尝试过忘记你,忘记大家,忘记那个游戏。”本以为王马会哭着说出“哇啊啊——好过分啊!连最原酱都忘了我们,我们要被世界遗忘了!”这样的话,但他就这么静静地听着,用眼神示意最原继续讲下去。

       “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最原也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只要我还是最原终一,就要背负着大家死亡,带着追逐真实的信念活下去。”说到这儿,他顿了顿,用一种更温柔的目光看着王马,“最关键的是,我还发现我不想忘记你。”在游戏结束后,最原也试着麻痹痛苦回归普通的生活,期间的确交过几个女朋友,但无一例外,每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意识到自己的内心这辈子恐怕都要被这个骗子,被他的谎言牢牢占据了。

       “呢嘻嘻~”王马开心地笑了,”当然啦,我不是说过'你已经一生也无法忘记我了'吗。”说完,他踮起脚轻轻地吻上了最原的嘴唇。最原也低下头,如同对待珍宝一样虔诚地回吻。

接下来有R18剧情,戳这里

【最吉】在C&A的试衣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预警!预警!预警!这是个ABO设定下的车,回应草爹的点文wwww

有以下私设
终身标记:需要张开结,射入生殖腔,咬破腺体输入信息素
长期标记(1~2年):不张开结,不用射入生殖腔,啪啪啪的时候咬破腺体输入信息素
短期标记(1~2月):普通啪啪啪,不咬破腺体
暂时标记(10天左右):身体接触,轻吻、拥抱
开车多好啊,你爽我爽大家爽!

正文开始

    这本应该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约会,起码最原终一一开始是这么认为的。他和王马应该像一对儿普通的AO恋人一样看看电影、逛逛街,期间可能被王马抓着去打电玩,或是被拉着一起吃巨型芭菲,但绝不应该像现在这样——   
    “哇啊,等下,等下王马君!这里可是商场啊!”不敢喊出来只能小声惊呼的最原坐在C&A试衣间的椅子上,两只手使劲掰住王马的脑袋,强迫蹲在他腿间想解开他裤链的小恶魔抬起头来。虽然他也计划着趁今天约会和王马做些酱酱酿酿的羞耻事情,但绝对不是现在!至少也得等到两人结束了美好的一天,携手相赴Love Hotel的时候再说啊。
   
全文还是得走微博,链接在评论一楼

【最吉】沉睡的王马,被最原吻醒了

预警!预警!预警!是个没啥剧情的车,纯粹是写来满足一下自己的妄想!
这是一个睡着的王马被最原吻醒了的故事,这也是一个我为了写睡奸强行扯出来的车。
魔物趴

王马:非纯种魅魔,靠着种族优势经营着名为DICE的情报屋
最原:吸血鬼侦探,接受着普通人类和非人类种族的委托
两人经常合作,暗中维护着人类和魔物之间的平衡

发生背景:王马和最原因为一个案子发生了争执,最原误会了王马的解决方案,王马赌气也没有说清楚。其实这个案子是一个仇视非人类物种的组织故意委托给最原的,想挑拨两人关系,趁机拉半人半魅魔的王马入伙。等最原反应过来后,王马已经被抓走好久了,期间被这个组织残忍对待,比如睡眠剥夺、扰乱生理节律、强迫接触反非人类信息,大脑神经和身体都被迫害得很严重。不过小总统很厉害,软硬不吃,还差点逃了出来,于是这个组织决定把王马送上冲压机。等最原赶到并制止的时候,冲压机已经快压到底了,王马被救出来后在最原怀里失去了生命迹象。最原不愿意相信王马死了,带着悔恨,四处求医问药,找到了另一位男性魅魔,得知了某个处方。

那么,正文开始

“听好了,我们魅魔才不是什么孱弱的种族,第一代魅魔可是连大天使也无法杀死的存在。虽然你的小男朋友并不是纯种魅魔,但只要他自己没放弃,是绝不会因为被冲压机压一下就挂掉的。现在他迟迟不醒只是因为他缺少修复身体的魔力,你拉着他来一炮给他补点魔就好了。”——by一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年长魅魔

剩下的发出来肯定是会被吞的,所以走评论链接~